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奇八字—专业八字研究中心

致力周易文化事业,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日志

 
 

我的易学经历——求学经历  

2006-07-28 11:03:28|  分类: 个人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鲁西南荷泽,自古就是文化之地。我自幼出身于易学文化世家。祖辈一直从事于易学文化的研究,并取得了不蜚的成就。早在五六十年代,祖父就以占卜、预测、阴阳地理等闻名于周边地区,父辈那一代人中,以我的父亲取得的成就最为卓越,九十年代初,父亲荣任鲁西南地荷泽地区周易研究协会会长兼气功协会会长。

  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鲁西南是孔孟之地,自古多才俊。我的祖辈都是从事易学研究的行家,父亲又执掌鲁西南地区的易学研究管理工作,与众多易学名家有密切来往,受诸多条件的影响,自幼在我心里就对易学文化植下了浓厚的兴趣。诸葛亮、刘基(刘伯温)等等奇人,他们独特的人格魅力和震撼心灵的奇闻秩事,深深吸引了那时幼小的我,由顶礼膜拜到立志于成为一名和他们一样通晓天文地理、神机妙算的易学奇人,我踏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步——确立了我一生的志向追求。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经历,竟是充满了如此之多的精彩,以至于直到现在,我回想起时仍百感交集。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一句话,可谓是我当时求学过程的最佳写照。自小也许我接受易学知识的能力比别人强(当时一些前辈常羡慕我的天赋聪资和得天独厚的学习环境,我至今才明白他们的话里之意,因为易学不是常人随随便便就能学得好的,除了要有好的天赋和自身努力,还要有好的环境和老师愿意教你),所以在良好的环境下,我的学易进度也比一般人得心应手;而且幼时的记忆力也特别好,所以背记一些阴阳五行、八卦九宫等最基本的东西可算是游刃有余,比如六十四卦、六十花甲、流星追月等等。周易这门知识,有很多是必须要死记硬背的,并不是有些人想的那样,随便一掐就可以的了。当时,同投于我父亲协会的一些“同学”(姑且算是同学吧,在易学圈里,辈份无年龄之分),那些比我大上几倍年龄的对易学爱好或也有过研究的中老年人,就常感叹我这方面的天份。也因为如此,虽然我不是家中长孙,但却得到了祖辈们的宠爱,他们不遗余力地教导指点着我,使我受益非浅,大约在十岁左右,我就为以后的更进一步去钻研这门高深传统文化而打下了的坚实基础。

十岁以后,我就开始了对易学里每一门课的深入研究:六爻、八字、奇门、风水、铁板神算……..由于父亲的关系,使得我能够接触到了当时当地易学圈里很多德高望重的易学高人。他们对我疼爱有加,毫无保留地教导,让我受益匪浅,掌握到了很多高深的学识学问。我现在每每回想起,就不由得衷心地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在我们易学界里,有这么一个说法:教活了徒弟饿死了师父。这是有典故的,不单是我们易学界,而且是相当多的行业都有的这么一个说法。很多易学家都是抱着这种谨慎小心的态度去收徒授艺的。但是,凡是教导我这么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学生的,他们都没有一丝藏私的念头,均倾囊而出,把压根底的绝法都搬了出来。我要在这里再一次向他们鞠躬敬礼,再一次感谢他们的教导!

说到这些师父们,有几位是不得不说的。他们对于我,不止就是教导授艺的那么简单,而且是祖辈父辈式的关爱,甚至影响了我的人生走向,让我从小认识到以后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借着这个博客,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他们,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周易入门师父李仙环老师、八字师父油金峰老师、风水师父王传领老师、奇门遁甲师父曹达真老师。还有其他很多曾传授过技艺给我的老师们,无一不让我铭记于心,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瞽目老人八字师父油金峰老师,与我情同父子。我在油老师门下学艺时,常为油老师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在山东,冬天是很冷的,可以说是冰冷刺骨,油老师眼睛不好,行动有所不便,我就大老远地为他送饭、洗衣服、端尿壶。因为油老师异常欣赏我的天份,又与我感情深厚,遂破例收我为关门弟子。说到破例,是因为在盲人易学圈里,有这么一条惯例:肓眼人是不收明眼人为徒的。再说说另一位老师——奇门遁甲曹达真老师,曹老师是济南市人,在奇门遁甲学术领域里的研究有着独特过人的见解,曹老师不求名利,不常抛头露脸,但却是泰斗级的易学大家,常被政要人物或机构邀请去作预测指导。曹老师和其他老师对我一样宠爱有加,我投在其门下,无论是在预测奇门还是在法术奇门,都得到了其倾囊真传。

得到这么多老师的谆谆教导,使我的易学水平猛飞突进,到了十三、四岁,我就基本掌握了周易里面很多学识,慢慢形成了我自己的风格。如果要回忆起那时候我的易学水平,我仍记得很多事情可以印证,不过,有这么一件事却是直到现在我仍历历在目的。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发现了自己已经可以慢慢独当一面了,至少可以说,形成了自己风格的雏形了。

那一年,我十四岁。十多岁的小孩子好玩的心性是远远不能泯灭的,所以很多和我一样年纪大小的同学一有空就是往游艺场里面钻,而我却是跑到大街小巷里去向摆摊卜算的高人取经,日子长了,就和一些师父聊得开了,成了朋友。有一天,我正在向一位摆摊的面相师父学习时,来了一个推着自行车喝多酒的人,借着酒疯对我们胡言乱语,极力讥讽周易算卦为骗人的迷信,当时我年少不受激,又因为他侮辱了我喜爱的周易,凭着我当时在父亲协会里修习气功、太极拳而拥有的好体格,我冲上去和他撕打了起来。结果是他被我打倒了。而我却被拉进了派出所,然后就是录口供作实,当时真是巧合,录口供的所长竟也是易学爱好者,他看我当时年纪小小,不像是个江湖人士,就随口问了几个卜算推测方面的问题,我自小就修习这方面的内容,所以能一一作答,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乎,从易学的一些基本理论再到进一层次的易学知识,我都能对答无误。后来,他就提出让我帮他预测,如果测对了就可以让我走。但是,结果却是——我走不了,因为,我为他测对了以后,从一般治安员到队长到领导,都陆续地跑来了,缠着我为他们每人测一卦,后来竟排起队来,先是几个治安员抱着试一下准不准的心态来测,再是到领导们诚心诚意的问到了自己的婚姻、健康等诸多事情,当时我也只能一一答应他们,只是开始紧张的心理慢慢放松了下来,终于在午饭前都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并且后来一位领导还要我在他们那吃午饭。

这件事情我先是告诉了父亲协会的一位同仕,后来就立刻传开了,于是,当时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少年英雄勇闯虎穴”成为一段佳话。周易之学几千年来,被视为封建文化,在近代、当代中国社会,仍被视为封建迷信,很多老易学家都不敢挺身而出,当时年少的我以幼童之姿捍卫了传统易学文化,所以被当地很多人称为“易学之星”。以至于后来,相比众多老年易学名家年轻得多的我去海外讲课论经时被誉为“易学奇才”,这是后话,在下几个篇幅将有细述。

在下一篇幅,我将再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个人发展的历程。

?/P>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